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English

当前位置: 闽游娱乐网 >> 尹子茹

任上她是日本电影一姐这是她最好的电影和李焕英萧润邦金武林阳泉张佳添王建杰Frc

发布时间:2023-11-10 19:01:33

她是日本电影一姐,这是她最好的电影,和《李焕英》一样干净好看

原标题:她是日本电影一姐,这是她最好的电影,和《李焕英》一样干净好看

“母亲”这个词如此复杂,她有时是生,有时是养,血缘与抚养,到底哪一个才是母亲的意义?

日本导演河濑直美就通过一部电影探讨了“母亲”的含义——

《晨曦将至》

《晨曦将至》完成于2020年,在多伦多电影节上进行了首映,并毫无意外地入选了戛纳。

这也难怪,河濑直美是妥妥的“戛纳嫡系”,几乎每一部长片都会入选戛纳。

她也是参展戛纳最多次的日本导演,更是唯一一位担任过戛纳主竞赛单元评委的日本导演。

河濑直美导演被誉为“当代日本电影一姐”。

从1997年那部长片处女作《萌之朱雀》一举摘得戛纳电影节金摄影机奖以来,河濑直美就成为了日本电影,尤其是日本女东莞性导演的一面旗帜。

而从影以来,她始终将影片的核心放在家庭上,而这些家庭大多栖居于古都奈良,而且或多或少有残缺,不尽如人意。

这是因为河濑从小父母离异,外祖父母同样离异。她在祖父母的疼爱下,才在奈良市有了相对美好的少年记忆。

即便如此,家庭所带来的的遗憾和伤害是无法抹除的,所以河濑只能借电影题材映射着她私人的生命经验,各种破损的家庭皆隐含着她的遗恨。

如果往事过于痛苦,因而我们无法直视,那么摄影机的目光仿佛柔软的双手,让我们得以面对过去。

比如《萌之朱雀》中的父亲抛弃妻女,不告而别。

《殡之森》的女护理员在一场事故中失去了儿子,婚姻也随即破灭。

《沙罗双树》里的继父,以及忍受哥哥失踪所带来的恐惧的弟弟俊。

而在我看来,《晨曦将至》可能是河濑直美近年来最好最真诚的作品,也是跟她的童年经历靠得最近的作品。

很多时候,真诚与切实的痛苦是一部电影最成功的地方,比如年初贾玲执导的《你好,李焕英》。

《晨曦将至》同样如此。

影片的开始,对准了一个日本普通家庭,栗原夫妇一家。

在外工作的父亲,在家当全职太太的母亲,以及一个可爱的幼儿园小男孩朝斗。

一家人每天都很快乐,衣食无忧。只是,一个突如其来的打破了平静。

幼儿园的老师说,朝斗在和同班同学小穹玩攀爬架的时候,把小穹从上面推了下来,脚踝扭伤了。

栗原太太赶紧赶到了幼儿园,她没有责怪朝斗,而是很认真地问他,你真的推了吗?

朝斗摇摇头。

看见儿子否认,栗原太太给出了百分之百的信任。

只是,在老师和小穹爸妈看来,栗原一家应该给予赔偿和道歉,态度强势,咄咄逼人。

在这种高压之下,朝斗很迷惑,他惶恐不安地询问妈妈,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是不是需要道歉呢。

在看似简单不值一提的事情之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位母亲的挣扎和小心翼翼,以及她对于养育孩子的认真和负责。

好在,最后小穹自己承认了其实是他冤枉了朝斗,是他自己从攀爬架上跳下去的。

栗原太太松了一口气:“我怎么能够质疑自己的孩子呢?”

此时镜头一转,我们了解到了事情的真相。

原来朝斗是栗原夫妇领养的,因为栗原先生患有无精症,两人没有办法拥有自己的孩子。

一人的身体问题,也变成了另一人的压力,愧疚与负罪感让这段婚姻岌岌可危。

偶然间,两人了解到了一个NGO(非营利组织)“Baby Baton”的存在,他们就动了领养的念头。

“Baby Baton”是浅见女士所创办的,她是一位非常伟大的女性。

她创办这个组织初衷就是让那些还没有准备好成为父母的人,将自己刚出生的孩子交给因为一些原因无法拥有自己孩子的人。

Baby Baton有一套非常严苛的领养标准,其中有一条就是,领养家庭的父母必须自己带孩子,而且其中一位家长必须辞职,全身心养育孩子。

这些硬性的规定,一旦达不到就免谈。

并且这个组织还有一个理念:不是让父母选择孩子,而是让孩子选择父母 。

这就把我们的传统观念给颠倒过来了。

很多时候,父母觉得他们生养了我们,我们就是他们的附属物和工具。

比如《小舍得》里的蒋欣饰演的田雨岚这种家长,简直令人窒息。

领养父母无法决定孩子的性别,只能被动接受,并且全力以赴。

而那些因为种种原因无法亲自抚养孩子长大的女孩们,则可以在“Baby Baton”提供的小岛上待产,直到生下孩子,重启人生。

所以,这里的孩子,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被领养的,朝斗很小就从妈妈口中得知了这一切。

他有三个母亲,一个是栗原太太,养育他;一个是生他的广岛妈妈;还有一个就是把他从广岛妈妈那里带到养母手中的浅见女士。

而朝斗的生母,广岛妈妈小光,才怀他时,只是个十四岁的初中生。

小光很美,她出生在奈良,成长在奈良,相爱在奈良。

甚至,小光的长相,都像极了一只灵动敏捷的小鹿,大眼睛水汪汪的,漂亮极了。

在河濑直美的镜头下,奈良永远美如画。

在日本传统的“阴翳美学”的影响下,她用细腻幽雅、恬静婉约的影像风格诉说着对故乡奈良如痴如醉的眷恋。

《晨曦将至》里的奈良,同样美得不像话。

那些绿色的树,那在粉红色樱花下穿行的少男少女,透过影像我们仿佛能够触碰到这座古都。

在这里,小光与一个男孩子陷入了爱情。

他们一起奔跑,一起穿行在那些古老的大树下,在樱花落下时接吻,在日落时为爱鼓掌。

这到底有什么错?难道就因为两个人只有14岁,所以这种爱和经历就是龌龊的,和可耻的吗?

很多人在一生中,可能都没办法获得如此纯粹的、真实的爱情。

然后,小光就怀孕了。

她被开除,被家人当作祸水一样藏起来,然后被送进了Baby Baton,最后就是看了一眼孩子之后,把他交给了栗原夫妇。

是啊,作为家中次女,母亲对她所说过最多的话便是要好好学习,将来能考上姐姐所在的大学。

没有问过她,是否恐惧,是否无助,是否后悔,身体上是否不舒服,母亲永远在重复学习,和来年的高考。

更可笑的是,母亲居然把怀孕这件事告诉给了亲戚。

你看,少女所谓的痛苦和尊严,在有些父母的眼里,不过是笑话和谈资。

因为受不了这一切,她离家出走了。

在整个过程中,小光见到了太多被家庭和父母抛弃的女孩子。

她们在年轻的不能再年轻的年纪,因为父母的缺失,进入了风俗业,走上了歪路,然后就是怀孕,最后失去自己的孩子。

有的女孩子,从来都没能在家里好好庆祝过一个生日,更别提是吃蛋糕了。

离开家的小光,吃了很多苦,落魄困窘,不再像只灵动的小鹿,而是像个不良少女。

小光回到广岛去找流露表现实验机本身强度的目标浅见女士,她问她为什么要创办Baby Baton。

她说她曾经是个护士,见过太多悲伤的母亲。她没办法生孩子,也很想拥有自己的孩子。

“我觉得我有很多孩子,这让我感到满足。”

这时,阳光洒在浅见阿姨的脸上,如此温柔,像是夏日傍晚的大海那样,广阔包容。

浅见阿姨病了,Baby Baton要关闭了,她平静地等待着自己的死亡,像极了圣母,用一生哺育着孩子们。

“谢谢你,祝你好运,告诉别人我们的故事。”

浅见说完这句话后,阳光下的草地上,一个举着相机的女孩子的影子出现。

这是河濑直美。

她镜头下的家庭,她的《结合4缸的沃尔沃Drive-E发动机晨曦将至》,就是在告诉别人关于那些伟大的母亲的故事。

《晨曦将至》的英文名是Ture mother。

什么是Ture mother?

这无关生育,无关养育,只关于一件事:爱。

只要是真心爱着孩子,那么她就是孩子的母亲。

只要她只是把孩子当作附属物,无论是生还是养,都不能算是一位母亲。

亲生并不等于私有。

影片中有很多种母亲。

有人巴不得把孩子送出去,抱都不想抱孩子一下;有人只在乎孩子的成绩和学习,丝毫不关心孩子的尊严和情感;有人从来没有生过孩子,却拥有很多孩子。

小光的母亲生下她,养育她,却没能保护她,没有教她如何处理自己的感情,如何成为一位合格的母亲。

而这一切,是浅见阿姨教会她的。

在艰难的人世中,一位母亲对孩子的爱意,应该是最柔软的,最美好的。方顺吉

小光一路颠沛流离,从奈良的森林,到广岛的海,最后来到朝斗所在的地方,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在寻找那最初的东西:她作为一位母亲,想要见到自己的孩子。

最后她如愿以偿。

栗源妈妈牵着朝斗的手,把他带到了小光面前。

《晨曦将至》讨论的是“家庭的概念-血缘的力量-生不如养”这类命题,但由于河濑直美本人的特点,将影片推至一种宏大的空间中。

影片中重复出现过很多次大海的镜头,导演借朝斗的口说“其实只有一个海哦”。

是啊,只有一个海,也只有一种母亲,那就是对孩子投注了无限爱意的母亲。

除了大海,片中依旧出现过很多大自然的镜头,颇有一种特伦斯·马力克《生命之树》的感觉。

而这是河濑直美一直以来的特点。

从早年的纪录片开始,她的镜头经常对准周围的四季风物,后来在剧情片中同样保持了这种特寺冈呼人征,比如《殡之森》里的洪水、《沙罗双树》、《萌之朱雀》里的大雨等,从而将影片带领至一片“前语言”的环境中,将情感留给观众去体悟。

保造曾评价日本导演善于“对感伤的爱或者母性的爱做诗意性描写,并将这些东西与山川风光等大自然抒情性要素融为一体,据此磨砺出他们的细腻感性。”

河濑直美便是如此。

《晨曦将至》在看似纷乱的影像下,埋藏着一位女性对“母亲”这个词汇的体悟,而这体悟,是以她的遗恨和心血浇筑而成的。

晨曦将至,请记住我爱你,请不要将我从你的脑海中抹去3.与吉林省植张雅逊保站合作。

文/皮皮电影部:童云溪

©原创丨文章著作权:皮皮电影(ppdianying)

未经授权请勿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jx.2710029.cn
jx.3652262.cn
yule.8688286.cn
jx.9685311.cn
友情链接